Home 心情日記 那一年,救了我一把的孩子(1)

那一年,救了我一把的孩子(1)

by Daydreamer

在碩班畢業時,我應徵上一份貴族私校的輔導諮商一職,本以為這會是一趟有趣的旅程,畢竟小時候,我曾經期待自己可以當老師。殊不知,並非教職體系畢業的我,再接續而來的挑戰中,竟讓我的自尊徹底的瓦解。

這個職位,要做好班級經營、授課和兼顧自己的行政,讓我每天疲憊不堪。
除了這些,我還被賦予跟著其中一條路線的校車,每天六點初就站在路邊等著校車,然後再一站站的接學生,下了課,一站站的送回家,等我到家,坐下來吃飯,已經是七點多了。每天超過12小時,我不知道自己為了什麼這麼疲憊….

搭校車,不能睡,還得要管理秩序,國中生會欺負國小生,一大早和下課後的校車,都是戰場。

每天咬牙苦撐著,我告訴自己,至少要把合約撐完

輔導老師在國中要教什麼呢?我要上類似童軍、品格之類的課程

國中授課,要面對失控的國一新生,我不知道怎麼辦,只好大聲的吼叫,要底下的孩子安靜,但那一刻,我好討厭自己。

好幾回,想要好好的跟學生說話,我卻反向操作,只能用憤怒和威嚴鎮壓失序的班級。

整學期下來,我不知道自己給了孩子什麼?
就在我撐不下去的時候,出現了志工,我跟著志工,一起帶著孩子們上品德教育課程。

導師也開始進班坐鎮,不敢造次的學生只好乖乖聽課。

學校後來請來了一位教育專家,進班看每位老師授課,想當然,我是他眼中不及格的那一位,萬幸,教務主任知道我的有限,溫柔地告訴我,如果需要什麼幫助可以跟他說。

時間不會等我成長,課程一節節的過,被認為會鬧事的孩子也一個個出現,我的任務就是帶著被導師「請出」班級孩子,不要影響班級的秩序,等孩子冷靜了再讓他回到班上。

我試圖帶著每位孩子去校園散步,因為,脆弱不堪的我已經沒有太多的自信能相信自己有可以輔導孩子了。

散步是我自己喜歡做的,校園中有著一些療癒人心的樹木花草

然而,神奇的是,每一次的散步,總能安撫孩子,讓他們心情平靜。或許,這就是大自然環境的力量吧。

就在這苟延殘喘的學期中,我開始讀起來靈性的書籍,這也是我開啟了靈性成長的開頭。每一次,我都能從書中的文字找到力量。

學校的生活還是很累、一團糟,但是,我也漸漸的轉向內在。

後來,學期中出現了一位拒學的女孩,第一天來上課,她就像被爸媽遺棄的小孩,躺在教室的地板上嚎啕大哭,果不其然,我就被叫去處理。

班上的其他的同學已經去參加才藝課,教室只剩下她的哭喊聲。她哭得撕心裂肺的,我也無法跟她對談,所以,我就陪她靜靜的在教室裡,聽著她哭,幫她擦眼淚、鼻涕。

她的導師則無奈地在位子上批改聯絡簿

後來,她不哭了,坐起來後,我跟她說,我們去打電話請爸媽來接你好嗎?她牽起我的手,走向辦公室…

0 comment

You may also like

Leave a Comment